关闭

举报

  • 提交
    首页 > 单页 > 正文

    一位出身农村的公务员眼中的乡村7大问题,不解决,乡村无法振兴

    2019-01-16 11:27:18    浏览:7    回复:0    点赞:0

    导语

    我出生在农村,自幼在农村长大,外出求学及工作6、7年后又回到了家乡。参加招聘考试后分配至县里某部门上班,但对农村情况并不陌生。

     

    早几年前,我就想动笔写写老家农村的现状,但是觉得自己对农村问题的历史和当前政策把握的不全面,苦于思路的瓶颈和知识面及视野的狭隘,一直没有动笔,今天到了不吐不快的时候了。



    2015年8月,我被县委组织部派往某村任第一书记,通过对农村进一步深入的接触、走访、了解,现就当下的农村现状做一些浅薄的分析,见笑于人。

     

    不过这篇文章绝对不是写给村里人看的,而是写给城里人和住在城里的村里人看的。因为真正的村里人,绝大多数时候,都是沉默而被无视的大多数。

     


    就当下我的感觉,农村生活现状较为突出的是人口问题、土地问题、产业问题、婚姻问题、养老问题、大病问题和传统习俗的崩解问题。





    土地问题




    1991年,我刚上小学的时候,一个班里有30多个孩子,1996年,我小学毕业的时候,班里只剩下9个孩子。这么多娃娃哪去了?大部分跟随大人流向城里,小部分流向外乡。

     

    父母未进城之前,我母亲在村里开个小卖部,租赁村委的办公房,在我的记忆里,每当黄昏的时候,村委跟前人言鼎沸,孩子、大人、老人,聚集在一块,好不热闹。

     

    大家都满怀希望,认为好日子就在眼前。人是活在希望中的,希望使人精神焕发,做起事来,劲头十足,认为前途光明,幸福感也就大大提高。

     

     

    而现在村子里所感受到的,似乎并没有这种充满希望的朝气,倒是处处显出暮气沉沉。以总人口在城里和村里的分布比例看,生活在城里占80%,生活在村里的占20%。

     

    现在村子里居住的有:70%的是70岁以上的老人,20%的是60岁以上的,5%的是50岁以上的,5%是50岁以下的。在村里,40岁以下都叫做年轻人,而自嘲是没本事的人。40岁以下的大都在城里。


     

    诸如我,通过高考等一系列考试等渠道,在城里有了稳定的工作,而彻底地居住在城里,有的因为生存而在城里,大部分年轻人通过自己的本事在城里打工赚的钱,比种地或者放羊来的收入多,再者为了孩子的读书问题,待在城里。

     

    有的是因为面子而在城里,村里的年轻人都出去了,一部分年轻人在城里没有生存的技能,但是死活要待在城里,因为面子,自己待在村里多丢人。

     

    一些人待在农村,其收入要比在城里好得多,但是就不待在村里,挣死亡命往城里跑,为什么?因为城里的花红酒绿。有的成了混混,有的干起了偷鸡摸狗的事情,成了社会不稳定的因素。

     

     

    星散的人口,老龄的人口。精力是有限的,生命也是有限的,接二连三地,这一辈人开始凋零,大多都是劳动到最后,也就撒手西去,随着一座座新坟的出现。


    乡下,确实已经不是衣锦还乡的去处了。





    土地问题




    自从上世纪80年代土地分包到户以来,村里农民满怀希望,满洒汗水地耕耘在自己的土地上,不论是老人,还是年轻人。

     

    在未实施退耕还林政策之前,村前屋后,沟沟洼洼,在陕北这块贫瘠的土地上面,能种的全部给种了,不留任何死角。每家每户对自己所有土地的地棱地界都了如指掌,不差一厘。

     

    而现在呢,土地出现无人耕种及耕种人老龄化问题。因为广种薄收,年轻人都不愿意种地,以至于现在村里的大部分年轻人都不知怎么种地,怎么劳作了,可以说许多人忘记怎么握锄头了。

     

     

    为了不让土地荒芜,年轻人的父辈们只好劳作,所以现在村里种地的人大都是50岁以上的人。


    村子里六七十多岁的老人,很少坐在家里享福,只要有最后一点力气,都是坚持劳作,认为白日闲过,就是一种罪过。

     

    现在从上到下,都在呼吁并执行土地流转,怎么流转?政策许多老人接受不了,现在只是口号,什么时候执行下去,是未知数。


    年轻人不种地,老一辈种地人的离去,再过十几年,有人都不知道自己家的地在哪块了。

     

    想象一下,老一辈已经凋谢,下一辈能否回归乡村,能否对种地有激情,假如不,将是一副什么样的乡村景象?


    村庄的衰落,将是不可避免的趋势。


     



    产业问题




    产业关乎着农民的经济收入和生活幸福感。现在产业就是两种:种植业和养殖业。

     

    先说种植业,在上世纪90年代以前,农民种植首先要自给自足,解决自己的吃饭问题,所以种的比较五花八门,有糜子、谷米、荞麦、洋芋、玉米、豆子、葵花等,唯一的经济作物也就是洋芋和葵花了。

     

    我家种地时,每年都种十几亩洋芋和几亩葵花,除去成本,也就剩两三千元,能够基本维持日常生活开支,攒不了钱。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大米、白面已走进农民日常生活中,所以地里除了洋芋、玉米,其他都已基本退出历史舞台了。但是现在粮食价格提不起来,2014年种玉米,收成好点,除去成本每亩也就结余1100多元。


    如果收成不好,连这个数字都不到。如果家里有二三十亩地,每年的收入也就是2、3万元,除去人情门户等日常开支,也攒不了钱。

     

    0
    !我要举报这篇文章

    声明 本文来源:山东大众传媒网,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转载的其他来源的文章不代表本站完全赞同其观点或对其真实性负责。本文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予以删除!